引导语:因为爱过,总是难以忘记。

分别40年的初恋情人扰乱了我的心

  倾诉人:寒梅(化名)

  性别:女

  年龄:63岁

  职业:退休职工

  地点:周刊中心办公室

  采访人:李爱仙

  我今年63岁,湛河区人,和丈夫退休后回市郊老家养老。儿子、闺女都已结婚,都很孝顺。孙子、外孙聪明可爱,老伴对我关心体贴,媳妇每天陪我打羽毛球、做健身操。我身高1.57米,相貌平平,比起身边的老姐妹,我应很幸运、很知足,没想到安宁幸福的生活却因一件事而改变。两年前分别了40年的初恋情人突然来看我,我被和他重逢的惊喜所击晕,满脑子都是他的音容笑貌。他走后,我却病了……

  因为爱过总是难以忘记

  说起他,我是爱恨交加,又恼又恨又想他。医生说我抑郁了,看病一年多时间,花了万把块钱,病情还是时好时坏。一直以来,我只是将对他的感情深深埋在心里,埋成一段美好的记忆,也不曾打听他的消息,谁曾想还是会有重逢的这一天。那是一个周一的晚上,没有任何预兆,我接到了他的电话。刹那间,心“怦怦”地跳个不停,手脚冰凉,甚至将手机跌到了床上,40年前那种电击如麻的感觉再次击中了我。

  40年前,第一次与初恋男友见面的情形仍至今历历在目。他是城里来的下乡知青——大队赤脚医生王自强(化名),比我大两岁。介绍人是宣传队的一位热心大姐。1970年底的一天,媒人把我们约到村头的小河边就走了。我们彼此都认识,互有好感,只是没有过多接触过。在这一批知青中,他的相貌最英俊,脾气好,天天背个医疗箱救死扶伤,谁家有事随喊随到,人缘可好了。他对我印象也很好。那时的我芳龄二十,脸蛋白里透红。初中毕业后因泼辣能干、好学上进被大队当苗子培养,当上团支书、宣传员、民兵营长,民兵训练打靶、投弹第一名……干活不仅利索,还在繁重的劳动中快乐着,什么苦啊累啊,似乎不沾我的边儿。他从小没爹,我7岁没娘,相似的经历让我们很珍惜这份感情。刚开始,我爹和我姐专程去他家乡搞了个调查,了解后才同意我们交往,我们相恋了三年,他到我家见了我父亲,给我买了两身新衣服、两双鞋,就算订了婚。那年头,简单得很。

  突然分手欲说当年好困惑

  1973年秋天,他母亲来我家看我住了一晚。再后来,他的家人通过关系以父母年纪大身体不好需有人照顾为由将他调回家乡。临走前,他来我家与我爹告别,痛哭失声,说:“我没缘分做您的女婿,就做您的干儿子吧。以后她就是我的妹妹。”那时我年轻气盛,尽管心里有万般不舍,嘴上说:“你想走就走吧,我高攀不起你。”或许他人一回城思想有了变化,或许是他母亲没有看上我,总之,三年的恋情戛然而止。我们均给对方写了一封信,祝福对方早日找到幸福,此后一别就是40年。

  摆脱失恋爱人宽厚的肩膀是我的港湾

  1975年,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刚子(化名),就是我现在的丈夫。当时他正在部队当兵,比我小两岁,身材高大,很有男人味,个人条件不错,就是家里姊妹多,太穷。他对我很呵护,我也很快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1976年,我与刚子结了婚。刚子转业后回村务农,后来村民选他当了大队支书。刚子为人正直、勤快能干、对人宽容,疼老婆孩子,我们的日子过得还不错。198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了招工指标,但工作一直没有着落,直到1992年才安排到平顶山一家商贸公司上班,刚子随后也招工进了我市一家企业。我们夫妻感情和睦,孩子听话,就这样按部就班地生活了几十年,我很庆幸,找到了对我好的人,遇到他,是我的福气。

  旧人相见重温那段激情岁月 www.WENzhangba.com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当年那些意气风发的大姑娘、小伙子,如今已步入花甲之年,曾经下乡的地方已然成了他们的第二故乡,让他们一直梦牵魂绕。2013年底,自强和他的几位知青战友相约返回“故乡”,看看这几十年的变化。到了村里,自强托人捎信说要来看我,见还是不见?我心里矛盾得很。丈夫也知道我过去的事,他说:“都这把年纪了,说说话有啥?你就当是失散多年的哥哥回来了。”他出去转了一圈儿,买来好酒好菜准备招待客人。

  前年冬季的一天上午,阳光格外明媚。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60多岁的他已两鬓稍有白发,但衣服考究,斯文儒雅,与土里土气的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虽然分手已经40年,可是我们却发现在内心还深深为对方所牵挂,一句“你好吗?”的简单问候竟然使我俩泪湿衣襟。瞬间的感觉,就像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丢失多年的宝贝一般。这么多年来,我把和他那段朦胧的回忆尘封心底,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重逢……

  因同行来的人多,自强开车把我带到了饭店,与大家聚完餐后,战友跟他开玩笑:你的“小芳”来了,你们好好叙叙吧。交谈中得知,他婚姻还算幸福,那个知书达礼的女人也是位医生,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唯一的遗憾是,他们有个女儿,没有儿子。这些年,自强的状况也不错,身为外科医生,他擅长微整形,退休后还开了个美容院,生活比较如意。我说,过去都画上句号了。他说,“我要问号,要省略号,就是不要句号。”反复问我的工资卡号,悄悄地打上了1000元,后来又给我几次钱,尽管这些钱我一分没动,但受伤的心灵得到了慰藉,让我感到他不是负心人。果然,这事没有句号。自强回去后隔一段时间给我打一个电话,嘘寒问暖。他后来又来过两次,买了礼物带着我开着车到我兄弟姐妹家全部走了一遍,他似乎很愿意与我家人往来。

  思念成病谁引我走出情感的沼泽

  自从与自强相见后,60多岁的我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中了魔似的得了相思病,满脑子都是他的音容笑貌,满脑子都是我们40年前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清醒的时候,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配不上他,现在人老珠黄,更是今非昔比。再说我家老头子也是大好人一个,我也不想离开这个家。人家或许是兑现当年的承诺,把我当干妹妹照顾我,或许是弥补当年的愧疚。何必自作多情,自寻烦恼呢?不清醒的时候,常常胡思乱想。说他有情吧,为什么两地相距仅几百里,40年都杳无音信,而且他并没有把我的情况告知他家人,只是借出差或出外游玩的机会顺道来我们村看我。说他无情吧,去年元旦,大风刮得眼睛都睁不开,小树都东倒西歪,60多岁的他亲自开车来看我,真有点像为爱情奋不顾身的电视剧主人公。我好感动,有一种不计后果想跟他一起生活的冲动。把控不住自己的感情,有时忍不住给他打一个电话说:“你知道吗,我得了病,都是因为你引起的。”他说:“我罪该万死。”我说:“你一死都没有,何来万死,如果你有个好歹,我的生命也完了,我也知道咱们不可能在一起,不敢有这个念想。可你是开医院的,我的病能到你那儿治疗吗?”他说:“可以,你想来就来。”

  我如果真去他那儿看病,他家人知道了怎么看待?他的同事怎么看待?他心里也许一百个不情愿吧,我何必为难他?不去吧,我见不到他,人就像失去灵魂一样,六神无主。我该怎么办?

  采访手记:

  李春波的一首《小芳》,唱出了当年知青们与所在农村剪不断的情感联系。当然,爱情只是那些珍贵感情的一部分,更多的是友情和亲情。因为爱过,总是难以忘记,那些爱的回忆,那个人的笑脸和话语,都深深刻在自己心里,只能渐渐去淡忘!不要刻意去忘记,就像你可以去搅动一潭水一样,越搅动它只会越动荡得厉害,只会使自己活得更累,心更苦!

  也许是寒梅自己心里还不愿意承认感情已经过去了吧,不要再抱有一点希望,坦然面对吧,渐渐忘却!想他的时候,多看看窗外的风景,多看看天空,多和老伴、孩子、孙辈在一起,你会更放得开。告诉自己:我和他成为已经过去了,只是朋友,普通的朋友!不要因为一个过去的他而失去现在的东西。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