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如果和她离了,我自己以后怎么办?还能找得到女人吗?孩子是给她还是给我?

老婆风流成性情人成堆   要不要离婚?我却纠结不已

  农村新报讯 背井离乡我也是不情不愿

  我是一名乡村赤脚医生,老婆是镇卫生院一名护士。能把她弄到镇卫生院当护士,当初我家里可是费了很大力气。

  2013年之前,我一直在村里行医,手艺不错的我基本上能满足本村及两个邻村的普通医疗需求。近几年我在离家数百里的一个工业区开了间小诊所,生意也还过得去。厂里工人多,他们收入不高,需要我这样的小诊所来为他们服务。其实外出开诊所非我本意,我在村里行医的收入并不比现在开诊所差,再说,干我们这行在本乡本土更好。

  这几年,我每年也就是春节才回家呆几天,过了初五就和其他打工仔一样,背个大蛇皮袋外出。哥嫂劝我留下来,我没办法说服自己留下,唯有选择离家远一些,离她远一些。其实在外面这几年,我心里从来没有真正踏实过,时时想着老婆的那些事。唯有在外面,才看不到邻居投给我的异样目光。那些知道我老婆事情的人,认为我早就该和她离了。有一些人很是看不起我,认为我不缺吃不缺喝,却如此没用,连自己的老婆也管不住。当年嫂子好几次要替我出气,都被我拦下了,我妈也被我们的事气得天天喊心里堵。去年我父亲去世与我和老婆之间的事有撇不开的关系。

  我在家里是老幺,从小得到家人的很多照顾。我高中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学医,很快技术就不错了。一直以来,我都是家人的骄傲。这些年,家人都因为我的事情无法开心,他们眼睁睁看着我被我老婆折腾、污辱,我却不抗争,他们心里难过却又毫无办法。

  进了镇卫生院她与男医生“打得火热”

  老婆和我是同学,当初是她追的我。我们家从我太爷爷开始就是中医,一直在本乡本土行医,到我这代已是第四代。我们家家境不敢说有多好,至少在当地属于中等水平吧。老婆和她家里人也正是因为这点才看上我。我老婆漂亮聪明,一双眼睛能迷死人。能说会道的她,脾气不温不火,做事有条有理,很适合给我当助手。可是婚后,我父亲想办法把她送到我们县卫校读了两年书,毕业后又通过各种关系,把她安排到镇卫生院。

  我是村里出了名的疼老婆宠老婆怕老婆男人。没办法,谁让我老婆那么漂亮呢,我个子不高,她能看上我嫁给我,我就很知足了。平时在家里,老婆是绝对权威,我对她言听计从。家里的大权和我的存折,从她进门那天起,就都交给她了。生活中偶有分歧,只要老婆一句甜言蜜语,我立即被她融化。

  老婆到卫生院上班后不久,就和一个男同事打得火热。那个男医生长得高大英俊。她经常找各种借口外出,去跟那个男医生鬼混。乡里地方小,一点点小事总是被无限放大,更何况是已婚男女偷情这种事。老婆上班不到一年,他们的事七里八乡都传遍了。我曾多次找老婆谈心,希望她珍惜我们的感情,珍惜自己的名声。可我耳根软,每次都经不住她几句哄。她说她和他只是逢场作戏,因为在单位里混,要获得医生信任,必须要和他们搞好关系,不然他们会难为她。她每次都让我不要相信别人的胡说八道。(好文章推荐 生活临时演员)

  刚开始,我认为她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就没有过份的去追究她。但她根本就是在对我和我的家人撒谎。我妈和嫂子好几次在镇上看到她和那个男医生在一起。我们镇是个大镇,宾馆到处都是,她有时在大白天就和他去开房。我妈骂我没出息。嫂子问我到底还管不管她。

  2006年年底,有一天嫂子发现他们进了宾馆后,把我叫到了现场。我给了她一个耳光,那是我唯一一次对她动手。说心里话,虽然看到衣衫不整的她和男医生在一起很生气,但我其实是下不去手的。嫂子的目光太严厉,为了息事宁人,我便打了她一下。她当着我嫂子的面,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和医生来往了。当天晚上,她把我抱着,哄我开心,说知道自己错了,说她永远都会是我的宝贝,不管在外面跟别人怎么样,这点都不会变。唉,被她那样一哄,不争气的我,就没有再去追究她。

  一次次被她欺骗我却还是舍不得离

  我一次次无底限的原谅,换来的是她一次次的放纵。

  2008年夏天,我们的儿子出生了。儿子周岁前是我最开心的日子,老婆在家休了半年产假,全心全意在家照顾儿子、陪在我身边,我真希望我们一家三口就这样生活下去。我的收入足以养活一家人,她不上班也是可以的。可半年后,老婆说带孩子太累,坚持上班去了。

  渐渐地,老婆回家越来越晚。风言风语再次铺天盖地传进我耳中。她由跟同事之间扯不清,慢慢发展到和其他各种各样的人扯不清。那以后,家里的事情全部交给我妈,带儿子、洗衣做饭老婆基本上不伸手,她总是以单位忙为理由早出晚归。

  我对她说如果再这样下去,直接回村里做事算了,别去镇上了。可她说要她回村里,不如让她去死。她每次一哭,我心就软了,也就无办再去和她理论什么。就这样,我一次次原谅,她一次次违背承诺,直到她把违背承诺当成习惯。到后来,我不知道她说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她在我面前会使出种种招数让我心软,却从来不改她在外面的我行我素。镇上离我家大概有十几公里,她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每天都会有不同版本传进我耳中,更是我们村里人谈论的话题。可是她下班回到家,面对别人的指指戳戳,却根本不在乎,好像说的不是她的事情。

  有时候村里人会说她又坐着谁的车子往哪个方向去了,或者又和一个年龄很大的人去了镇上某宾馆,或者说,在黄梅某某地方见她跟一个男的怎么怎么亲热。他们看上去是在替我鸣不平,但我总是没走多远,就听到他们的笑声。

  2012年一整年,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离还是不离。纠结中,婚没离成,我离了村,离开了家。特别是去年,我父亲走了之后,我每天想得脑壳痛。我总是想,如果和她离了,我自己以后怎么办?还能找得到女人吗?孩子是给她还是给我?

  去年回去过春节时,镇上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同学直接问我,为什么还让她在镇上上班,难道是嫌她丢人还丢不够吗?他说她现在什么样的男人都要,也不分时间场合。

  过年时我们还是一大家在一起过。她跟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丝毫不理会我的不开心,不理会我妈笑容背后的难过,不理会嫂子对她的不屑一顾和撇嘴。

  初四那天,哥嫂问我她到哪去了,我说她们有同学聚会。嫂子说,什么聚会这么重要,连儿子也不管,大过年的。我说就在镇上一个宾馆里。嫂子问我怎么不去,她同学也是我同学,为什么只有她去聚会,我却缩在屋里。我说他们也打电话给我的,我自己推辞了不想去,我说有病人。嫂子最后叹了口气,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明天回去上班,想好了再告诉她。嫂子听后没说一个字,但我看得出她满心的不快、失望,还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这次端午回家,本来下定的决心离婚,又被她的无限温柔瓦解……唉,暂时不离吧。
        图文无关。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