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这样的两个人,就像一对畸变的伴生花,表面上看起来再和谐、再默契,却再也回不到普通夫妻那种惺惺相惜、互敬互爱的状态。

典当灵魂后 生活只剩一张画皮

  楚天金报讯 人物名片:胡蔓 女 31岁自营公司 现居北京

  采访:本报记者杨扬

  胡蔓的声音非常知性,配合着她讲述的那些故事,我似乎能想象到一个穿着细高跟鞋,端着水晶酒杯,游走在星级酒店、高档酒坊的成功女人。可她的讲述始终伴随着回音,用她的话说:“现在我和老公有了房子,可经常仍是我一个人。”

  迈出去第一步就不要回头

  胡蔓:我是武汉人,至今我的父母还住在白沙洲。你大概能猜到,我的家境并不算太好。

  记者:听起来,你是靠自己走到今天的,愿意和我分享一下吗?

  胡蔓:呵呵,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高中时,我就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可不论有多少人追我,我都不曾分心。我考上了北京的大学,表姐劝我不要去消费水平那么高的城市,但我不甘心一辈子窝在武汉。那种生活也许安稳,可绝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父母期待的。

  记者:你父母对你有很大的期望?

  胡蔓:对。我读大三时,妈妈便告诉我要着手找工作、找对象了,“既然已经迈出去第一步了,就不要回头,我们不能给你帮助,万事只有靠你自己”,我永远记得这番话。

  记者:她是不是暗示你,通过嫁人,在北京落脚?

  胡蔓:是。通过学姐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邱凡。我不知道你对北京“土着男”的印象如何?邱凡就是典型的北京男孩,家庭条件不好,但好歹有一套房子;自己没大本事,但有个稳定工作。也许我和他都是彼此的鸡肋,不咸不淡地交往了一年多,我们就结婚了。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陪伴我

  记者:你的工作是自己找的吗?

  胡蔓:当然,我的工作虽然不能解决户口问题,但收入很不错,是邱凡的一倍多。可我们还是买不起房,和他父母、妹妹住在一起。北京人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总觉得我住他们家房子,占了他们家便宜。老实说,邱凡不是个坏男人,但他肩膀溜,担不起事。

  记者:能举些例子吗?

  胡蔓:他下班早,也从不加班或者学点什么,但总会在地铁车站等着加班的我,一起回家吃饭。吃过饭,他会陪我出来散步,直到他的家人都洗完澡,才回去洗漱睡觉。他处理不了我和他家人的矛盾,连他妹妹偷用我的护肤品,他都只能让我忍气吞声。

  记者:古语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虽不完全赞同,但能想象你的无力感。

  胡蔓:是啊,当时我们在街上来回走。我看看商店,看看夜景,偌大的北京,那么多高楼大厦,没有一个房间属于我们俩,真的很伤感。2006年后,我越来越想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房价从那时起涨得越来越快。靠工资买房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2007年初,邱凡的妹妹要带男友上门,为装点门面,他爸妈非要装修房子。没地方腾挪,我和邱凡被撵了出来。为了省钱,邱凡劝我找大学时的同学,借住两天。我真觉得特别悲哀,混了几年,连个容身之所也没有。那天,我哭着离开了那个“家”。但我也没去找任何熟人,我拉不下那个脸,但直到今天,我都没告诉邱凡这一点。

  记者:为什么?

  胡蔓:说不清楚,有些事说破了,两个人更伤心。以前,我觉得自己和邱凡是完全不同的人,后来想想,我们骨子里都自卑。(伤感爱情语录 生活临时演员)

  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记者:被迫离家,是你“自谋出路”的一个导火索?

  胡蔓:是,那段时间,我被买房的欲望折磨得快疯了。我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有机会,一定要不择手段地挣钱,一定要搬出邱凡家。

  记者:你指的不择手段是什么?

  胡蔓:事实上,当你一门心思想做成某件事,就会发现很多关窍。怎么才能最快地赚钱呢?认识有钱的人呗!原来,我经常加班,想升职加薪;后来,我才发现,老板经常叫公司里几个女孩去应酬……

  他是我们老板的合作伙伴。那时,我不清楚他有多大年纪,我只知道,如果选择情人,我绝不会看上他。当时,我们公司的会计大姐看出他对我有意思,提醒我:“你千万别想不开,他都有老年斑了,他的公司法人代表又是他老婆,不可能离婚娶你,你图什么呢?”

  呵呵,我不图他离婚,这么一个把“红酒、雪茄、美女”当作收集爱好的男人,我也不敢要。我清楚,他的钱能让我出入北京最豪华的地方,钱也让他有了风度、魅力。总之,我也成为他收集的女人之一。只不过我比较聪明,没要那些华而不实的包包、车子,存钱买了一套房子。去年和他分手时,我要了一笔钱,准备在北京开养老院。

  记者:你和丈夫离婚了吗?

  胡蔓:这就是我向你倾诉的原因,那段时间,我住在别处,邱凡很默契地从不主动联系我。他肯定知道我的事,但我们从未争吵过。过年过节,我们会一起走亲戚。去年,我问他要不要搬来和我一起住?他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淡定地说:“好啊。”

  记者:你心里介意的是你丈夫的态度,比起这样的冷漠、纵容,你甚至希望他有血性一点。可如果他是那样的人,你们也走不到今天。

  胡蔓:是的,我怀疑这个人到底爱不爱我,我们这样过下去究竟有什么意思?

  记者: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得追溯到一切的最开始,你究竟为什么而结婚,为什么而奋斗。仅仅是为了金钱,还是生命的尊严。

  胡蔓:你说的都对,可也许,人在“生存之上,生活以下”时,是谈不上尊严的。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回归干净

  胡蔓与邱凡的生活经历让他们有了那样的思维——“过上了好日子,才配谈自尊”。但实际上,即使他们现在拥有了过去不可企及的好生活,自尊却再也寻不着了。

  这样的两个人,就像一对畸变的伴生花,表面上看起来再和谐、再默契,却再也回不到普通夫妻那种惺惺相惜、互敬互爱的状态。他们用欲望为自己织就了一张光鲜的画皮,却败絮其中。

  何其可叹可怜!两个人一起变成了见不得光的“鬼魅”,哪怕有一天梦魇结束,也只能活在画皮里自欺欺人,再也变不回人了。正如我最后让胡蔓扪心自问的问题,究竟为什么缔结婚姻,生活中追求的本真应是什么?只有想清楚这些,才能挥剑斩乱麻,捋清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来路。如果真心抱憾过去,质疑老公的所作所为,重新肯定自己的自尊、自我的价值,不如离开这样畸形的关系,去寻找干干净净的明天。 (记者杨扬)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