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婚姻是取长补短,而不是事后去后悔,不然你总能找到别人的不足。

妻子来自农村家庭矛盾让人抓狂

  楚天金报讯 人物名片:孙容 男 28岁事业单位职员采访:本报记者 杨扬时间:2017年1月6日

  “我真的挺后悔的,现在只有为孩子忍了。”孙容说,自己和老婆感情挺好,主要是对方的家庭太极品,让他甚至会想到离婚。

  我不能做渣男

  “要是早知道她家是乡里的,我们绝对不会答应!”“你不同意分手?那你等着吧,她家里这个样子,你们以后肯定过不好!”这是我结婚前,父母说过的话。没想到,一语成谶。

  小蕊家是江西农村的。我是地地道道的武汉人,家境中上。三年前,在朋友聚会时认识了小蕊。小蕊人长得漂亮,也非常聪明,在移动公司上班。我们谈了半年多,我有了非她不娶的想法,于是带她见了父母。

  父母见到小蕊,特别满意,主要也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工作好。可小蕊走了后,我爸妈问清情况,跟我说农村的媳妇不能找。其实,我也介意过小蕊的家庭情况,可真在一起了,我没觉得我和小蕊有什么不同啊。

  可当我真陪小蕊回了一次老家,我吓了一跳。火车转大巴,大巴再转那种小黑车,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一排瓦房,就是她家了!家里连水泥地都没有,石头地?好像是。小蕊的父母说话我完全听不懂,但他们脸上一直堆着笑,端上来几盘菜,全是一个颜色。小蕊解释,这都是当地的好菜,“我们这平时就吃辣椒,菜有点辣,你看吃不吃得惯”。“我就喜欢吃辣”,我嘴上说着,可却被辣得直冒汗——这菜光剩辣了,要还有什么味,就是咸。

  几天后临走时,小蕊的父母把我们送到村口,她爸爸突然叫住了她,说:“你弟马上要交学费了,还差两千,我忘说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小蕊就从我斜挎包里掏出了钱,塞到她爸手里。

  上了车,我半天没说话。小蕊也没做声,直到我们坐上动车,她才开口:“你是不是生气了?我想着你肯定会借给我的……”她边说边红了眼眶。我一看她这样,根本不好意思生气了,只能好好哄她。

  说实话,我也曾想过分手。可最后,我还是选择和她结婚:我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不能做渣男吧。

  寒碜人的婚礼

  拿结婚证的头一天,我爸找我谈心,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小蕊的父母没有退休单位,家里还有上学的弟弟,你们结婚,以后担子会非常重。你真要结婚了,就得做好思想准备,以后不要喊后悔,不要找我们‘化缘’……”尽管心里不情愿,父母还是给我们办了一个隆重的婚礼。酒席、婚庆、三金这些不说,小蕊亲戚来汉,几十口人的食宿都是我父母出的钱。

  婚礼现场,我这边的亲友都彬彬有礼的,可小蕊的亲戚们呢,大吵大嚷的,还居然有人在开席前喝酒划拳。服务员都在一边撇嘴。饭后亲友们陆续告别时,小蕊爸妈却急吼吼地打包剩菜剩饭!还有客人在场,这样多寒碜!我妈跑去和小蕊妈妈沟通:“我们家不需要打包的,你们还要在武汉玩,又带不回去……”没想到,小蕊一个舅舅说:“我们吃,我们在宾馆下酒,不要浪费了好东西。”(经典哲理句子 生活临时演员)

  我真心觉得丢脸。这还没完!她家亲戚居然要闹洞房。没办法,都喝了酒,我也不想扯皮,赶紧叫几个伴郎开车把他们送到新房。近二十个人进房,小蕊给他们拿鞋套,他们像没看到,穿着脏鞋就踩了进去。

  房子是我家买的,120平米也不算小吧!装修加买房几乎花净了我爸妈的积蓄,可她姨妈居然说房子小,“这还没我家偏房大,好憋人啊”。小蕊爸爸装作很懂行地说:“这不小,武汉房子都这样。就是这个装修太素了。”幸亏我爸妈不在,不然肯定很伤心、窝火。

  然后他们开始闹,直到转钟才走,我真心觉得太累了,身累更心累,背对着小蕊睡了,这就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鸡同鸭讲的两家人

  婚后的破事更多。小蕊弟弟在读大二,她父母居然要我们出他的生活费。小蕊小心翼翼地告诉我这事,我第一次直接跟她说,我不同意。原来,我几乎很少在父母这类事上驳她的面子的。“这是你爸妈的责任,不是我们的啊!那难道你弟弟以后买房、结婚,都得我们出钱?”小蕊没做声,又是要哭的样子。

  第二天,小蕊跟我说,她就用自己的工资帮弟弟出生活费,“我想过了,你说的有理,我以后少用点零花钱,不用家里的钱”。她这么一说,我找不到办法反驳。她这不是和我商量,是用行动通知我,反正她弟弟的事,她会管到底。

  给钱也就罢了,小蕊弟弟在武汉读书,一个二本院校,周末就来家里蹭吃蹭喝,放暑假了,还说要实习,不回家,在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他天天打游戏,实习个什么?我跟小蕊说,要她管管弟弟,她却很护短:“他知道收心了,他还要考研呢!”

  更可笑的是,小蕊爸爸想盖新房,找我们借钱,一借就是十万。呵呵,我这位老丈人有意思,他直接给我打电话,问我借不借。我怎么说呢?说实话,我们的确还有十几万存款,我结婚,父母给的改口费是她父母的十倍。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各给了五万。她爸爸这是要老人们的血汗钱啊?我问小蕊什么意见。“你愿意,我当然很开心。”小蕊说得很有艺术。“我不愿意,没钱就攒钱再建吧。我们没一点积蓄像话么?”“我们那都是儿女给建房,我们这样,有人要说我们的。”“说什么?”小蕊不吭声。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做声。直到我答应她,出五万块钱。

  最可怕的是,小蕊怀孕了,她把她妈弄来武汉照顾她。可我这丈母娘,连洗衣机都不会用,出门买菜走了好几次还是记不住路……小蕊和她都老吵架,可就是不肯让她回去,说她辛苦了几十年,让她在武汉住住。到底她是来照顾女儿,还是享清福的?我搞不懂。

  每当看到小蕊和她妈、她弟坐在那里用家乡话聊天,我就觉得异常丧气:当初怎么就听不进劝呢?我爸妈说的可能真是今后几十年我的生活。(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记者手记

  没有谁十全十美

  我能理解孙容的心情,谁不希望婚姻门当户对,从财力到智识。可是,妻子是他自己选择的。而妻子无法选择的,是自己的出身。

  当孙容指责妻子娘家时,或许可以想想她本人的优点。如果不是那样的家庭,她可能不会这么善解人意,不会这么会做家务……谁都期待完美的爱人,可谁自己又是完美的呢?

  婚姻是取长补短,而不是事后去后悔,不然你总能找到别人的不足。婚姻也注定是不公平的,总有一方付出多一些,可只要对方心存感恩,懂得分寸,也是值得的吧。毕竟,那个不想做渣男的也是孙容自己。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