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面对着两个男人,我哭笑不得。

惶惶然 旧恋人在我身边来来往往

  惶惶然 旧恋人在我身边来来往往

  楚天金报讯 倾诉人:杜丽丽 女 27岁 公司职员

  记录人:本报记者陈琳

  时间:12月2日

  方式:QQ采访

  消失的恋人

  1个月前,我正和老公杜俨带着女儿飞飞在亲子乐园度周末,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你过得还好吗?我回来了。任宁。”我脸颊的笑顿时僵住了,眼前天伦之乐的美好被这条突如其来的问候短信击得粉碎。为什么任宁总是在我身边阴魂不散呢?

  准确地说,任宁是我的前任男友。2008年,我们曾经谈婚论嫁,就在我们领证办酒的前夕,他消失了。

  那段日子,我哭干了眼泪,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未婚夫没留下只言片语就逃走了,是他爱上了别的女人,赌博欠了高利贷,甚至得了绝症?……我设想过无数种可能,拼命说服自己,这一切不是我的错。

  半年过后,任宁终于有了消息,他在QQ上留言给我,叫我忘了他。原来,他的爸爸在老家做生意,欠了一屁股的债还不上,只能带着他和他妈四处逃窜。他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只为了亲口对我说声“对不起”。他说,他没有资格娶我,让我早点找个好男人嫁了。

  我被感动得稀里哗啦,当即决定陪在他身旁,和他共度难关。当时,他躲在重庆。之后两三个月里,任宁陆陆续续收到了我的汇款,有时是几百,有时是上千,但凡我能赚到能借来的钱,全部一分不留地寄给了他。直到有一天,任宁突然狮子大开口,找我拿5万块救急,痴心的我方才醒了。我帮不了他,继续纠缠下去,我们的爱情里将只剩下钱。

  斩获幸福

  毕竟我是个女人,终归想拥有一份能开花结果的爱。

  拒绝了任宁的要求之后,他气得再也没和我联系。2009年春节,在熟人的介绍下,我认识了做公务员的杜俨,他的目光和煦温暖,性情温和,家世良好,工作稳定,让人很有安全感,是绝佳的老公人选。交往不到5个月,我们就走入了结婚殿堂。不久,我怀孕了。(哲理名言大全 生活临时演员)

  就在这时,任宁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我的手机号码,再次发来问候。他又辗转到了佛山,债已经还了一大半,家里人也做起了小生意,开始了新生活。他说以前是他不对,我那么帮他,他却只想到索取,不知付出。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别再提了。我已经结婚了,宝宝也快出生了,幸福得快要晕了,由衷地祝福他也能遇到位好姑娘。

  一听说我嫁了人,任宁就起了变化,隔几天就问:“你真结婚了吗?”“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一天,他居然在凌晨3点发来短信:“丽丽,我忘不了你。如果老天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逃走……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给你幸福!”

  任宁的短信让我流了一身冷汗,这真是应验了一句话:千万别在前任恋人面前说自己过得幸福。

  短信还没来得及处理,就被杜俨无意中看到了。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向他解释清楚。以前,我从没跟他提起过任宁,这多多少少让他的心里结了疙瘩。为打消杜俨的顾虑,我当着他的面给任宁打电话,狠狠地说:“以后不要再打搅我了,我有自己的生活!”任宁一言不发,挂断了电话。

  阴魂不散

  女儿降生后,杜俨当了爸爸,喜悦慢慢冲淡了他心中对我的过去所存的阴影,夫妻俩整天围着小生命打转,忙碌而快乐。

  当任宁第三次重新出现在我生活里时,我有种特别不祥的预感。因为这一次,他回到了武汉,就住在离我家几站路远的地方。他家的债务已全部还清,总算不用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

  可他的噩梦结束了,我的噩梦却临近了。得知他回来,还跟我住得不远,我老觉得他是故意的。今年任宁已经30岁了,仍是单身汉一名,精神上无所牵挂,生活也无所依附。有事没事,他便给我打通电话,问我吃了没有,飞飞长得漂不漂亮,还让我给他介绍一份工作。我几次严厉地警告他,别再犯以前同样的错误了,他却轻描淡写地回答:“没有缘分做夫妻,做朋友还是可以的嘛!”

  虽然我是被动的,任宁是主动的,但我们之间频繁的互动还是惹恼了杜俨。杜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在单位里很受领导的器重,他爱面子,视名誉为命,他惯有的行事模式是,把不好的苗头遏制在萌芽中。而他自己是不会亲自出面的。

  杜俨三番五次地催促我,尽快和任宁断绝来往。可我好话歹话全部说尽,任宁仍是不愿意屈从杜俨的意思,他还评价杜俨的为人,说我跟了这种不大度的男人,迟早要吃亏。面对着两个男人,我哭笑不得。迫不得已之下,我换了手机号,将任宁拉入QQ黑名单。可他知道我家的住址,如果他真不想和我断了往来,我总不至于要搬家吧。(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