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爱情使人盲目,甚至失去理性,母亲有此担忧,也在情理之中。

难得遇见知心爱人,不料母亲搅局执意逼我和男友分手

  讲述人:瑶瑶(化名)25岁

  A亲情和爱情将我陷入两难的局面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父母在我还不是很懂事的时候就离婚了。我隐约记得父亲不爱说话,就喜欢喝闷酒,母亲性格强势,经常和父亲吵架。他们离婚后,母亲恨父亲,她常常把对父亲的怨恨发泄在我身上。从小,我没少挨母亲打。我觉得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用来疼的,而我却是用来发泄的。母亲把对生活的不满和委屈全都“打”在我身上。我从小就经常做噩梦,梦见母亲打我,然后从噩梦里惊醒,一身冷汗。尽管如此,我却对母亲恨不起来,因为我一直觉得母亲挺可怜的,所以从小我就对她唯命是从,我总是想既然父亲让她伤心了,我不要再让母亲失望,也许,她的心情会渐渐好起来。

  我上中学时,母亲再婚了。那时,我总感觉她的心情和气色比以往好了很多。母亲对继父的女儿和颜悦色,从来不敢说一句重话。有个阶段,看到这些我其实心里很不平衡。母亲对别人的女儿那么好,为什么总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毒手。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快点长大,离开那个没有给过我欢乐的家。

  中学毕业后,我没有继续读书,而是早早步入了社会。从我出来工作以后,我就再也没跟母亲要过一分钱,经常挣到钱还会寄给母亲。我对母亲的情感是复杂的,有恨,也有怜。在外面打拼的这些年,不管生活过得多么辛苦,我都在努力坚持,我从不给母亲添麻烦。因为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让我有了与同龄人不相符的成熟度。我想,我这个年龄完全有独立处理生活问题的能力,包括情感问题。

  其实我要跟你讲的重点不是我和母亲之间的事,而是当亲情和爱情将我陷入两难的局面,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我19岁时,刚出来打工就认识了琦(化名),那时他28岁。很多年间,我们一直都只是普通朋友,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琦原本生活在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庭,母亲有公职,父亲做生意。听琦说过,他小的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曾非常优越,一年下来,父亲给他的零花钱也足有一两万。后来,父亲的生意亏了,赔得血本无归,还欠了很多债。此后,养尊处优的他并没有自甘堕落,而是一夜之间长大了,和父亲一起从头再来。他摆过地摊,卖过盗版碟片,他在KTV当过服务生……总之,每每讲起这些过往,每一段经历都足以令我潸然泪下。琦后来曾辗转在南方城市闯荡,淘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琦手里刚有了些积蓄,帮着家里还了债务,人生的不幸又一次降临在他身上。

  B母亲想用谈判的方式让他主动放弃

  琦的母亲患了癌症。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又一次变得一贫如洗。

  这些事,有一部分,是我听琦身边的朋友说的,也有一部分,是我跟琦做朋友这些年陆续接触到的。琦的朋友没有不对他竖大拇指的,夸他是个爷们。很多年间,琦一直把我当个小妹妹一样看待,我们在感情上并没有交集,只是逢年过节发个消息互相问候。我们能有今天,也算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一切还得归功于前年的一次偶遇。

  很多年未曾谋面,我们却在一家餐厅里遇见了。我和琦互诉这些年的苦与乐,一时间相谈甚欢。从那以后,我们两个单身就经常联系,一起出来吃饭、看电影,打发时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琦产生了莫名的情愫,而琦对我更是关爱有加。我们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便水到渠成地恋爱了。(好文章阅读 生活临时演员)

  我一直很欣赏琦的为人,觉得他是那种能托付终身的男人,尽管目前他没车没房,但跟着他,我心里踏实。而这种踏实是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觉得琦的社会阅历很丰富,生活的磨难令他心智成熟,是可以依靠的男人。同时,我也相信自己有最基本的辨识能力,我看的人应该不会错。

  我知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很世故,在择偶时都会更加看重对方的硬件条件,而我一直认为所谓硬件条件都不是恒久不变的,就好比家财万贯也会一贫如洗,而琦虽然一无所有,我想凭借他的能力,早晚会东山再起。

  我带着对琦的浓浓信任,希望和他白手起家,创造一个属于我和他的明天。今年中秋,我带琦去见我母亲。母亲听说他比我年龄大,又没车没房,坚决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其实去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母亲向来强势,对我的事从小到大包办惯了,她有这样的态度,我一点也不意外。可我这次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自己做一回主。无论母亲如何游说,我都不会改变心意。注定这是一次不愉快的见面,我和琦短暂逗留后就回到了我工作的城市。

  母亲见我劝不动,就打算从琦下手。几天后,母亲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就偷偷跑去找了琦,她想用谈判的方式让他主动放弃。母亲恐怕也没有预料到,琦在我和他的感情问题上是如此坚决,他并没有打算放弃,反而是想通过他的诚意来说服母亲相信他,并同意我们在一起。

  C母亲说拿不出25万元彩礼就分手

  母亲扫兴而归,却并未就此作罢。国庆节时,她又一次主动来找我谈。这次母亲彻底改变了策略,说什么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都是仇,我要嫁,她也拦不住,但是琦必须拿出25万元彩礼给她。还说养了我25年,一年1万元用来回报她的养育之恩总不过分。如果琦拿不出这些钱,结婚就免谈,趁早分手了事。

  其实,我知道,母亲并非贪财之人,可她提出的这个条件,却让琦和他的家人有种母亲要卖女儿的感觉。

  我早已把琦的具体情况跟母亲说过,如今她这分明就是在为难琦,为难我们。我对母亲说,琦拿不出这些钱。母亲说拿不出25万就分手,不分手以后就别认她这个妈。母亲心知肚明,我从小都没有违抗过她,她这是在逼我分手。母亲见她此举并未打动我,便开始哭哭啼啼用往事说话,说从小含辛茹苦抚养我成人,她遭了多少罪,我长大了,却让她伤心。有了男友,连母亲都不要了,埋怨我平时从不主动问候她。可我能问候什么呢?每次一通电话,不管我说什么,母亲总能把话题转移到我和琦分手的事情上。还说继父为我在家乡找了工作,让我尽快辞职回去。从小到大,我很少听到母亲温情的言语,从来都是责骂和埋怨,在我心里,一直都很抵触。因为我和琦的事,母亲说出的难听话越发多起来,我除了充耳不闻,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母亲非要让我嫁一个有房有车,家里有存款的人,而不管我跟他是否有感情基础,难道她就这么不在意女儿终身的幸福吗?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看重对方的人品,而非要看他的财力呢。我跟母亲详细说过,我去过琦家,见过他家的人,也从很多生活细节看得出,琦的家人都是非常不错的人,让母亲放心,我嫁给琦,应该不会受委屈的。可母亲却说,谁知道我看到的是不是他们在演戏给我看呢,我年纪轻,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迟早有一天,我会后悔的。

  最近以来,我和母亲心平气和地沟通过很多次,她根本听不进去我理智的分析,甚至以死相逼也不让我嫁给琦。我从小顺从母亲已经成了习惯,母亲偏说这次是我性格变了,被琦教坏了。我现在压力很大,甚至有点崩溃的感觉。

  我是不会轻易放弃这段感情的,但我却不希望自己的婚礼上没有母亲的祝福,尽管我一度怀疑过母亲对我的感情,但她毕竟是我的母亲。

  记者的话:

  尽管家庭环境让你有别于同龄人的成熟度,但这并不代表你一定能择偶无误。爱情使人盲目,甚至失去理性,母亲有此担忧,也在情理之中。

  你的故事表面上是亲情与爱情发生冲突,实则是母亲的婚姻关系致使你和她之间亲子关系存在问题。听得出你表面顺从,内心叛逆,择偶时试图寻求原生家庭中缺失的情感。我倒认为爱情可以暂且先放一边,处理好你与母亲之间的亲子关系,对于你择偶以及日后婚姻关系的处理有利无弊。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