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女儿上初中了,沐雪终于下决心辞掉高薪工作回到宜昌。

当距离不再遥远 幸福也不再遥远

  三峡晚报讯 ●采写:记者万双●倾诉人:沐雪 女 38岁 酒店高管●倾诉时间:9月5日●倾诉地点:解放路某西餐厅

  核心提示

  女儿上初中了,沐雪终于下决心辞掉高薪工作回到宜昌,结束了和老公近8年的两地分居,虽然收入锐减,可她却惊喜地发现,与老公之间的淡漠和隔阂正在悄无声息地散去。

  从山里走出的我们曾共过患难

  初中快毕业时,由于家里的一场变故,我没有继续求学,而是早早踏入了社会。从农村来到宜昌的我,没有学历,没有手艺,只能在一家小餐馆打工。那时的我,长得黑黑瘦瘦,性格内向,跟生人连话都不敢说,别人问我话我总是紧张地不敢抬头。

  由于过分老实一点都不灵活,老板只好安排我收桌子洗碗,客人吃完离开,我就得立刻去把残汤剩饭端了倒掉,然后蹲在地上把碗盘刷干净,有时候店里生意好,碗盘堆成了山,我连续好几个小时都直不起腰。吃饭高峰期过了,别人可以坐下休息打个盹,可我一个人却还要继续蹲在那儿工作。

  我在那家餐馆做了5年,正是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也是我的初恋——阿伟。阿伟也是农村出来打工的,比我晚去一年,从做小工一直做到大厨。他性格也比较内向,可两个内向的人反而有很多话说,他有空的时候帮我洗碗,我有空就帮他递菜,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好,最终他向我表白了。

  阿伟虽然只比我大一岁,却很有想法,他说我们不能一辈子在餐馆给别人打工,有机会一定要给自己打工,抱着这个信念,我们俩对自己吝啬到了极点。记得有年夏天,阿伟因同事的疏忽胳膊割破并烫伤,他不舍得去医院,只让同事给买了点烫伤膏和云南白药,后来因天气热化脓发炎,我让他休息几天,等伤好了再上班,可他怕老板扣工钱,硬是不愿耽误一天,晚上回到住地,我一边帮他清洗伤口一边心疼的流眼泪。

  我们俩几乎不消费,一天三餐都在餐馆,别的同事有时候早上在外面买好吃的,我和阿伟从来都是自己煮面或者炒饭,他说这样一个月可以节约好几百块。他从来不给自己添置衣物,一年四季穿的都是他姐夫淘汰下来的旧衣服,但每到换季时,他总会带我上街,让我挑几身新衣服,可我也不舍得,往往两个人手牵着手,从铁路坝晃到解放路,也不舍得花一分钱。

  就这样,我们捏紧荷包攒了七八万块钱,又找亲戚朋友借了好几万,在伍家岗接了一家小餐馆自己做。自己开店比打工更辛苦,夫妻小店请不起人,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我们每天都是起早贪黑,忙完躺在床上一句话都不想说,倒头就睡。

  为更好的生活不得已两地分居

  店里的生意不好也不坏,好在每个月都有盈利,我们俩憧憬着辛苦两年把借的钱还清了,能在宜昌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没想到才做了一年多,就遇到城区改造,我们所在的地段要拆迁,房主收回了店面,我们双双失业了。

  积蓄全投入了,还欠了几万块的外债,我急得只掉眼泪,阿伟安慰我说:“我们有手有脚,有什么好担心的。”在老家闲了一段时间后,有个老乡约我们一起去广东打工,说那边有亲戚可以关照,我和阿伟又一起出了门。(经典爱情语录大全 生活临时演员)

  老乡的亲戚把我们安排在他的酒店里工作,我在客房部,阿伟在餐饮,上工的第一天,阿伟偷偷跟我说:“别看我们现在工资不多,但可以学好多东西,等我学好了手艺,咱们再回去。”

  这一次打工给了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也让我成长为一个全新的自己。由于我工作踏实,吃苦耐劳,得到了客人和领导的一致好评,酒店给了我很多学习培训的机会,4年的时间,我从普通服务员一步步走上了管理层。阿伟也收获颇丰,可以在厨房独当一面,但他始终想回去,当宜昌的一家大酒店向他伸出橄榄枝的时候,他马上答应了,并劝我和他一起回。当时我正好怀孕了,虽然很不舍得,还是跟阿伟回到了宜昌。

  女儿出生后,光靠阿伟一个人的收入让我们都觉得生活很有压力,根本不敢想买房子,而我在宜昌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为琐事,我和阿伟也开始矛盾不断,女儿3岁时,我跟阿伟商量,把女儿送到老家让我父母带,我再回广东打几年工,他当时很不高兴,但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最终还是同意了。

  从十七岁认识起,我和阿伟从来没分开过,开始我还用距离产生美来安慰自己,慢慢地,才明白,距离产生的并不一定是美,而是误会、疏远、冷淡……由于相距太远,无法互相照顾、依靠,有事只能靠电话和网络交流,而我们的作息时间正好交错,当我心情烦躁想跟他诉诉苦时,他正忙得不可开交,一句“晚点打过来”,就让我满腹心事和委屈又憋了回去。阿伟很在乎我,因此也很不放心我,每天晚上都会查岗,还要求我的QQ密码手机密码必须告诉他,只要有陌生异性和我聊天打招呼,他就会疑神疑鬼。

  当距离缩短矛盾也在逐渐消散

  我在广东呆了8年多,8年来,我们在宜昌有了自己的车房,阿伟不止一次劝我回来,可想到买房的贷款,女儿以后的教育开销,我还是舍不得丰厚的薪水,每次回宜昌,我也会去打听我这个行业的收入,差距何止几千。

  阿伟认为我不舍得回来是因为在那边有了人,他向以前的老乡同事打听,让我很没面子,心想自己收入比你高,还一心想着家和女儿,你凭什么这样怀疑我。以前他打电话我还会哄着他让他放心,后来我们一打电话就吵,我直接甩出话:“信不信由你!”

  倔强的阿伟开始和我冷战,我休假回去他对我冷嘲冷讽,对我做的饭菜也横挑鼻子竖挑眼,今年女儿小学毕业,要上初中了,阿伟问我怎么办?是不是还继续把女儿留在老家?我考虑了很久,为了每个月几万块的收入,真的要置女儿的学习不顾?对阿伟的感受不顾?对于一个女人,到底是家重要还是钱重要?

  经过几个晚上的思想斗争,我终于下了决心,辞职回到了宜昌。虽然和阿伟还在冷战,但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欣喜,女儿也开朗了很多。整天腻着我有说有笑。每天阿伟下班回家,总会拎一大袋水果,里面全是我爱吃的,女儿委屈地大叫:“爸爸,为什么你只买妈妈爱吃的。”阿伟瞪女儿一眼:“明明是我喜欢吃的。”说完就直奔厨房,给我和女儿做好吃的。吃完饭,我和女儿在小区散步,阿伟也慢悠悠地跟在后面,女儿坏笑着问:“爸爸,你不是最爱吃完饭躺沙发上看电视吗?”我忍不住偷偷好笑。

  我的履历让我很快找到了工作,虽然收入大不如前,但离家很近,我觉得离幸福也不远。

  (文中主人公均为化名)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