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如果你不再找个女人,我一辈子更难过。

离婚后我帮前夫找女人

  采访对象:王海珠   年龄:34岁   职业:个体户

  我明确地告诉前夫:如果你不再找个女人,我一辈子更难过,你这样做反而是在折磨我。他还是那个条件:找个女人后,我们三人还是住在一起。

  见到王海珠时,我吓了一跳,她整个脸都被毁容了,一个身材还算不错的女人,整个脸已经变了形,真是百年不遇的惨祸。

  她带着一位女友一起来。她女友说,10年前,海珠就莫名其妙地被人用浓硫酸泼到脸上。

  我急着问:这案子了结了吗?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王海珠说,如果得罪了人,还没这么痛苦,我这是去替别人遭罪。我问:为什么?

  王海珠说,发生这件事后,我马上报了案,但一直没有查出来。我那时刚跟前夫来广州没几天,根本没有跟什么人打过交道,更谈不上得罪什么人,所以大家都认为是别人要报复仇人,认错人了,我替人家遭罪。天底下没有人像我这么不幸了。

  王海珠很善良,尽管她脸上那些不正常的皮肤掩盖了她的容颜,但还是可以感觉出她以前绝对不难看。

  我是龙川县的,在我们那边,女孩子如果长得有1米60高,就算比较高了。我的个子有1米66,高中毕业的时候,考不上大学,在家里呆了几个月,就不断有媒婆缠着我。

  我结婚基本上是因为无聊和心情不好。那时,媒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国有企业采购员,并把他领到我家来让我和我的家人看相貌,家里的人都觉得他不错,没几天,我们就订婚了。

  订婚后,我们才开始谈恋爱。怎么说呢,那时感觉他还算不错吧,反正那时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只要人不丑,对我好,也对我们家人好,就应该算不错了。爱情其实就是一种感觉。

  1994年8月,就在我高中毕业一年多后,我就结婚了。有时,睡在他的床上,我会感觉像在做梦:怎么会突然睡到另一个人的床上呢?我不是个学生吗,怎么会成了一个有丈夫的女人?

  可能是因为相处的时间太短,没有什么心理准备,我感觉婚姻很不踏实。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这种感觉可能是一种不好的兆头,冥冥中,好像有人提醒我婚姻没有结果。

  1994年12月,他就下岗了。我一直没有工作,两个人都在家里呆着,四目相看,越看越烦,越烦就越容易吵架。后来,他老爸说,邻居很多人都去广州打工,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挣了一些钱回来,你们这样呆着无所事事,不如去打工。我们都觉得有道理,春节一过,我们就开始准备出发。

  1996年3月,我们来到了广州天河区,去找一位老邻居帮忙。几天后,邻居把我介绍到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我参加培训了20多天,才上岗。而他一直没找到工作。过了将近两个月,他才去一家物业管理公司做保安员。

  这段时间,不要说去得罪人,就是陌生人,我们都没有接触过一个,白天,我们都安安分分地上班;晚上,我们都知足地一起去买菜回家做饭。但万万没想到,竟然祸从天降。这不是比喻,是真的祸从天降。

  那天,我一个人去买菜,走到半路,突然从一部车的窗口里,有人伸出手来,拿着一个玻璃瓶,往我脸上泼,又马上开车逃跑。刚开始我以为是水,等我反应过来,知道是硫酸时,本能地想去看他的车牌号码,但已经来不及了,车已经开得很远。

  我进医院后,昏迷了一天。当医生说我的脸上皮肤被烧伤了百分之六十的面积,要移植臀部的皮肤来补在脸上时,我真的不想活了,我几次把手上的针拔掉,想去撞墙,想一死了之,都被护士拼命地抱住了。

  我住了三个月医院,亲戚朋友资助了一些钱,也有几名没有留姓名的好人资助了一些钱,最后,总算熬到了出院。

  在这三个月里,我不敢看镜子,医生也不会让我看。我前夫当时都哭了,我妈更是看到我就昏迷了过去。看着他们那样子,我就知道自己有多惨有多难看。

  出院后,我在家里偷偷看了一下镜子,这哪是人的脸,整个脸像贴了一块肉色的面膜,鼻子下面的皮肤已经严重变形。

  我下决心不再活下去了,但怕他知道,表面上装着平静的样子,等他上班后,我就去药店买安眠药。但跑了10多家药店,都没有人肯卖给我,都推脱没有安眠药。可能是他们看到我这样子,猜想我会自杀,所以故意不卖给我。

  尽管没法安乐死,我还想再找其他办法。

  我在家里找到他刮胡须的刀片,趁他去上班的时候,我割破自己的手腕,躺在地板上静静地等候死亡。也是老天不让我死,那天,那位帮我找工作的邻居正好来看我,敲了很多次门,我当时还听得见他的声音,但没出声。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又躺在医院里。

  原来是他怀疑我出问题了,打电话给我的前夫。他们把门打开后,马上把我送到医院。

  前夫说,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你再这样折腾下去,一家人的生命都被你折腾完了,既然命中注定现在死不了,就好好地活着吧,社会上那么多残废人还不是活得跟正常人一样?

  看得出,前夫比我还痛苦,他的身体被我拖得筋疲力尽,精神快崩溃了。我实在不忍心再去伤害他。我想,自己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他,伺候他。否则,死后也不会安宁。(人生哲理 生活临时演员)

  以后,我不敢出门,一直呆在家里做家务,他上班养我。说是家,其实比乞丐还不如,一间8平方米的铁皮房,夏天热得像闷在高压锅里。有时他睡不着,一整夜,他都跑到别人的天台上睡,早晨一醒来,脸上是被蚊子咬得密密麻麻的红点。

  我每天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把他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每天,他一下班回来,我就给他拿来拖鞋。我用尽所有的能力报答他。

  两个人就靠他这点微薄的工资,生活得不像人样。我时时觉得命运很不公平。

  人穷的时候,特别胆小怕事,特别自卑,总是害怕跟别人发生矛盾,我每天都把门关得紧紧的,生怕跟别人打交道。

  两年后,还是查不到是谁害我的,我们怎么回忆,也找不到任何得罪人的蛛丝马迹,甚至连跟人家发生口角都没有。最后,每个人都认为这是歹徒认错人了。

  他做了两年半保安员后,被提拔为一个物业管理处副主任,我们的生活开始有点好转。

  他依然对我很好,但我深深知道,这几年来,我们几乎没有经历过一次正常的性生活。我自从发生这个不幸后,几乎失去了性欲。有时,我强迫自己去跟他温存,但实在没有那种感觉,太过分地强迫自己,就像被强奸一样,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他的内心有多苦,越理解他,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

  有一天,我告诉他,你找个善良本分的好女人吧,我照常会帮你们做家务。他坚决不同意。

  我想,如果我不离婚,他肯定不会先提出来跟我离婚的。我后来故意说不爱他了,跟他闹离婚。

  闹了两个月后,他说,要不,离婚后,你还是跟我住在一起,否则我绝对不会离的。我答应了他。我们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因为没有什么家产,属于真正的无产阶级,我们也不会计较什么分家的事。他在铁皮屋旁边搭了一间5平方米的小屋,自己搬过去住,就算分家了。白天,我们一起吃饭,晚上,有时他要跟我一起睡。但他一躺在我床上,我就跑到那间小屋子睡。

  后来,我渐渐地"不要脸"了,自己跑出去找工作。很多人见到我就避开,不敢跟我说话。辛辛苦苦地找了一个多月,才找到一份工作,在附近一个住宅区做清洁工,每月700元工资。这样,我们的日子逐渐好了起来。

  每当看到人家夫妻恩爱地出来散步,我就会伤心地偷偷掉眼泪。我怕把他拖下去,这样拖下去将拖到老,便给他介绍女朋友。我带了个女的来家里玩。她是离过婚的,生活也很苦。我想,这样的女人比较会过日子,也不会嫌弃我们,便把她带来家里吃饭。

  我说他是我哥哥,那女人也相信了。在吃饭的时候,我问那女人:以后做我的嫂子吧?女人有点不好意思,但没有回答,我知道她愿意。等她走后,他把我骂了一顿,还说,一个男人怎么能跟两个女人过日子,那不让人家笑话吗?

  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不久后,我半夜起来小解,偶然发现他在自慰。我知道他是个老实本分的男人,感觉更加内疚了。我下决心给他找个女人。

  王海珠说到这里,我迫不及待地问她:后来找到了吗?她指着旁边那位女人说,就是她。那女人的眼眶也红了。

  原来,王海珠带来的这位女友就是他前夫的妻子。

  当时,我明确地告诉前夫:如果你不再找个女人,我一辈子更难过,你这样反而是在折磨我。他还是那个条件:找个女人后,我们三人还是住在一起。我哭了,好久哭不出来了,这次我彻底地哭个够。

  我去找她,我把真相告诉了她。她也是个很善良的人,她听后也哭了,我们抱在一起哭。她答应我嫁给他,但她也给我一个条件: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这样,可以互相帮助,也会让我心里好受点。

  她也是属于真正的无产阶级,只有几件衣服。我们没有告诉别人,选了个黄道吉日,她就搬过来了。

  我们后来就这样组成了一个"三口之家"。他们像哥嫂那样对我很好,我很知足了。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拣回来的,对什么都不敢有奢望。

  去年,他们俩给我开了一个报刊亭,我每天都很早开门,很晚才关门,为的是多挣点钱,不要拖累他们。现在我自己每月可以挣3000元左右。

  我就这样过着有家庭却又单身的生活,已经三年多了。我觉得我的寿命不可能很长,最多活到50岁,但我觉得够了。人间的爱,我都享受到了。像我这样本来很不幸的人,能有这种日子过,算是老天对我不薄了。

  王海珠的不幸遭遇,让我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任何知道她这种经历的人,都会感觉有点沉重。

  离开咖啡屋时,我回头看她们俩,看到她们肩靠肩慢慢地走着,心里最想说的是:好人一生平安!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