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离婚已经有半年多了,本不想回忆,可心里实在是难过。

冷雨天落魄的我失去了婚姻,只因婆媳不和两头难做我含泪吞苦果

  讲述人:张桦(化名)  26岁

  A找的媳妇不讨妈喜欢,婆媳俩结下了梁子

  离婚已经有半年多了,本不想回忆,可心里实在是难过。说出来就算解解心结吧,希望能得到别人的指点,能让我放下或者重新开始。

  我和姜萍萍(化名)认识的时候我19岁,她17岁,我俩都是外地来兰打工的孩子, 都在饭店上班。认识她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萍萍的一个老乡是我们饭馆的服务员,那次玩的时候就把萍萍拉上过来了。萍萍长得不算出众,个头不高,才一米五八,比我整整低20公分,有点小胖,小鼻子小脸的她看起来肉肉的,不过皮肤好,长得白净,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看起来很可爱。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周围很多朋友都觉得姜萍萍外形配不上我,可我没觉得,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重要的是能谈的来,有默契,相互喜欢,这就够了。而且,我一个农村出来的打工仔,几乎一无所有,人家能看上我,跟着我,除了一心一意地对她好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说实话,我是真心疼萍萍,饭馆下班一般很晚,每天下班我必定会去接她,不接我不放心。冬天下雪了,她还没忙完,我就站在外边等,一直等到她下班,然后手拉着手一起回。我跟我们大师傅学会了几个菜,休息的时候,我就买来食材一样样做菜给萍萍吃。我对自己很节俭,对萍萍却舍得花钱,每回逛街都给她买衣服鞋子包什么的,还有戒指、项链、花,反正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总尽量满足她。萍萍也算懂事,她知道我的经济能力,各方面的要求也并不过分。

  开始的两年,我和萍萍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在这个城市,我们都是游离于主流生活外的孤单的孩子,我们相互帮助,互相取暖,一起分享生活的苦与乐,我认定她是和我共度一辈子的人。

  可是,我妈不喜欢萍萍,她觉得萍萍配不上她儿子,觉得我可以找上更好的姑娘。我妈尤其在意萍萍的身高,说媳妇太矮会影响下一代,坚决反对我和萍萍在一起。虽然我妈的反对无效,最终我还是选择和萍萍结婚,背着家里和萍萍把结婚证领了,可是,这件事不但得罪了妈也得罪了媳妇,因为我妈的反对,我俩的婚礼只好暂时放下,大概女孩子更重视婚礼吧,没有婚礼的遗憾萍萍归咎在我妈身上,对我妈有了成见,而我背着家里领结婚更让我妈愤恨不已,她自然而然地认为这其中有媳妇的引诱算计,对萍萍更没好感了。就这样,媳妇才刚娶过来,婆媳俩就结下了很深的梁子。

  B照顾了妈安抚不了媳妇,我两头为难

  恋爱时的快乐随着进入婚姻,随着和两个家庭产生联系不复存在了,渐渐地,开心少了,吵架多了,矛盾起来了。

  还好,我和萍萍一直在外面工作,不用回老家和父母生活在一切。按说这样分处两地,只节假日偶尔回去一次总可以避免那些是是非非吧。可是,不行,就算不在一处,婆媳之间还是意见很多。我的结婚伤了我妈的心,每回提起来她都骂我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对萍萍没好脸色连面子都不遮。而萍萍呢,对我妈自然意见很大,经常说我妈对她不好,这不好那不好,后来只要我俩之间有事她都会把埋怨落在我妈身上。(感动的故事 生活临时演员)

  婆媳不和,夹在中间的我左右难做人,安抚了媳妇就伤了妈,照顾了妈又会得罪媳妇,你说,我能怎么办!为了家庭的和谐幸福吧,在家里这边我只能经常打电话回去开导我妈,有时给我妈买些东西孝顺一下;在媳妇这边,就尽量多干家务讨她的欢心,家务活几乎全揽,做饭、洗衣等等。想两头都讨来好,事实却是哪头好都讨不来,我妈依旧看不上媳妇,媳妇依旧对婆婆意见比天大。

  我妈就不说了,每回从我家回来,萍萍就和我吵架,说我妈如何如何不好,又说我俩现在什么都没有,就不应该回家,她的意见是,现在我应该专心赚钱,最多家里需要时寄些钱回去就算尽到儿子的责任了。可我做不到,我家农村的,我爸妈身体又不好,农忙的时候无论如何我得回家帮帮忙吧。为了这个她几乎天天和我吵,说我太顾自己的家,又说我自私,她家也是农村的,我为什么不回去帮她家割麦子呢?天知道,她有两个哥哥在家,真不缺人手啊。婚都离了半年了,到现在我都检讨自己,我真的很自私吗?

  如果没有家里的那些事,我和她也许会平平顺顺地一起过一辈子,可是,作为儿子,家里有事我怎么能不管,比如夏收,比如父母生病,无论如何,我做不到不闻不问啊。

  年后我妈生病了,刚开始还行,我没回去,后来病越来越严重了,必须住院,家里没人照顾,我只能回家照顾我妈。我妈这病时好时坏,身边离不了人,我几乎在医院照顾了半年。萍萍就意见很大,认为我这样做影响了收入,没有把她把我们这个小家放在心上,又说我半年了都不回去看她,心里压根儿就没有她等等。白天我在医院照顾病人,晚上她闲下来就和我闹。白天晚上都不得消停,整得我焦头烂额。

  C离了散了,困顿的日子只余下刺心的记忆

  好不容易我妈病情稳定出院了,我才抽开身回来重新找工作,就听说萍萍酒后骑车出事了,急匆匆又赶去她家,当我在医院的病床上看到她的时候,心里特别难过,所有的一切都不计较了,每天在床边照顾她,直到一月后出院。

  在萍萍病床边一月时间,又有了新矛盾,按她的说法错在我。我发现她经常和别的男的在微信上聊,我自然不高兴,加上我妈的病还等钱用,我压力山大,我俩为了她微信聊天的事吵架了,吵得很凶,她妈后来也掺合进来了。我承认我骂她骂得很难听,她妈为此也和我翻脸了,吵得后来闹离婚,她妈主动找来车把我俩送去了民政局。到了民政局我冷静了下来,多年的感情我怎舍得就这么放弃呢?我不想离,向媳妇和丈母娘道歉,希望彼此都冷静冷静再说。

  她俩同意了,虽然如此,闹到离婚的份上,丈母娘家是不好意思呆下去了,可我又无处可去,为我妈治病我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住店住不起,我只好住在车站里,吃不好睡不好,每天晚上还得打电话安慰我妈。从小到大也不是没吃过苦,可这样困顿的日子我还是第一次经历。其中的苦涩只有我自己清楚,说实话,要是不怕丢人,我真想大哭一场……事实却是,我连哭都找不着地儿,我一个男的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吧,有泪只有悄悄咽在心里罢了。

  在外面流浪了一周多,然后又去她家上门道歉,无论如何,婚我是不想离的,我心里还爱着萍萍,我希望她能给我,也是给我们俩机会,我想我们以后一定会过好的。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因为心急,路上不小心脚底一滑摔了一跤,弄得浑身泥泞。当我站在她家门口时,她似乎不认识我了。我开口提到我俩的感情,说不想离婚,希望她给我机会,却被她一口拒绝了。不但拒绝了,还说了很多冷话。我一身雨水,浑身冰凉,她的冷话比雨水还要冷十分,雨水冷的是身,她的话冷的是心。把她从头到脚看了又看,我知道覆水难收!

  我俩离婚了,离时答应给她一笔钱算作补偿吧。可我现在手头没钱,先找人借了些给她,余下的等以后挣了钱再还吧。好在她也没什么意见。

  拖着一身的疲惫又回了家,一边照顾我妈,一边调理自己的心情。如今,我妈的身体好点了,我再次回到这个我和她相识相爱,一起生活共同奋斗过的这个城市,如今,这个城市只剩我了。我哪里都不敢去,因为走哪里都是刺心的回忆。我不想自暴自弃,我还有责任,我必须奋斗,可是,无论我如何奋斗,无论我努力的结果如何,我的生命中已没有她了。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