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能力是逼出来的,幸福也需要谋略

来去皆不由我这段婚姻如黄粱一梦

  三峡晚报讯   ●采写:谭莹  ●倾诉人:颖芝 女 37岁 全职妈妈  ●倾诉时间:7月13日中午  ●倾诉地点:水悦城某餐厅

  核心提示

  四年前,她兴高采烈带着女儿来到宜昌,与他结婚,走进了他的大家庭。

  而四年后的今天,她又心灰意冷地带着女儿回了老家,这段短暂的婚姻,让她本就不太顺的人生越发黯淡。

  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找个人嫁了

  四年前,我带着女儿来到宜昌,与浩结婚,走进了他的大家庭。

  在他之前,我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离婚后,我和女儿相依为命。不过,用“相依为命”这个词似乎并不十分准确,因为那些年里,我的父母和弟弟一直在照顾我、帮衬我。我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人,打着一份普通的工,收入勉强够我和女儿吃饭穿衣,女儿上学、上补习班甚至生病时的医疗费用都是我娘家人帮忙支付的。我那位前夫也算是个奇葩,离婚后不曾给过女儿一分一厘的抚养费。

  但若长期如此,不仅父母、弟弟压力大,我心里也会不好受的。所以,当身边的人劝我说 “你应该趁年轻再找一个,从此也能有个依靠”时,我听进去了,而且对这个观点深信不疑。

  于是,当远在宜昌的大表姐把浩的照片和相关资料发给我时,我答应了见面。浩和大表姐夫是朋友,也在宜昌定居,他曾离过婚,有一女随他生活,另外还有年过七旬的父母也跟着他。大表姐说,浩想找个温柔贤惠的女子,帮他照顾一屋老小,这样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在外打拼。而我,无疑是符合这个要求的。我若能嫁给家底殷实的他,也算是终身有靠了。

  第一次见面双方都挺满意,我长得还算不错,他亦是相貌堂堂,我的温柔细腻让他比较满意,他的谈吐举止也让我的亲人放了心。而我本人,大抵也是愿意的。没过多久,我就带着女儿来了宜昌,和浩举办了简单的结婚仪式,成为了一家人。

  嫁给了他我却从未走进他的心里

  仔细回想一番,嫁给浩以后,我还是过了一段舒心日子的。那是结婚头半年,当时,他的生意重心就在湖北省内,他每月至少有一半的时间留在宜昌。他在宜昌的日子里,我经常在晚饭后扯着他一起去附近公园散步,或是到国贸逛一逛,休息日,还会带上两个孩子,一家四口一起去爬山、看电影。甚至,我还央求他陪我去照了套结婚照,不对,或许应该称为“全家福”才更为准确,因为镜头里还有两个女儿的倩影。那时的我是快乐的、惬意的。

  当然,生活不可能十全十美,即便在感情最好的时候,我和浩之间也有不和谐音符。他父母始终不太喜欢我,我和两位老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几年,却总共没说多少话。尤其是浩不在家的时候,即便我主动喊他们,他们也不怎么搭理。而我并不是个善言辞、善拉拢关系的人,感觉到了他们的不喜,我也就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似乎,这些年我和两位老人惟一的交集就是:每天我做好饭、把饭菜端上桌后,冲他们的房间喊一声:“爸妈,吃饭了。”他们“嗯”一声算是回应。(爱情文章 生活临时演员)

  但和我后来的境遇相比,这真不算什么。半年后,浩承接了外省的一项工程,之后一直驻守在那边,一年到头难得在家呆上几天。乍然分离,让我的心一下子空了。毕竟,我和浩并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基础,我根本不确定自己是否了解他,隔着遥远的距离,长年累月不见面、不在一起生活,生疏感肯定会越来越强烈。

  这样想着,我越发惶恐,忍不住天天给他打电话、发短信,直至后来,察觉出了他的不耐与厌烦,只好强忍着不再摆弄那部手机,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再度惹恼了他。勉强按捺了几个月,挨到女儿放暑假时,我终于还是大着胆子,千里迢迢带着女儿去看望他。此去的目的很明显、很简单:我希望能加深与浩的感情,若能怀个孩子就更保险了。浩并没有反对,还积极配合着我的生理周期,可见,当时的他对两人的婚姻也是抱着积极态度的。遗憾的是,直至我离开,肚子也没动静。而那以后,浩似乎对再要个孩子的事失了兴趣。最关键的是,他常年在外,我们的确没什么机会在一起。在分隔两地的日子里,我曾不止一次感到惶恐,我总觉得自己抓不住浩,走不进他的内心。

  他说要离婚我虽不情愿却听从了

  但我没想到,分离的那一天竟来得那么快,浩跟我谈离婚时竟是那么淡然的表情。

  大约是从去年底,我就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当时,他因家里有事抽空回来了一趟。回来后,对我的态度很是冷漠,饭后我想拉着他在小区走走,他拒绝了,我女儿喊他“爸爸”,他却恍若未闻,只紧皱了眉头。我还来不及问他为什么,他又匆匆离去了。

  不久后就是2016年春节,浩在家呆了20来天。那些天里,我成日围着锅台转,招待浩一波又一波的亲友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想别的。好不容易过了正月十五,家里总算安静下来,我也松了口气。那一天,我难得空闲,在网上看小说,浩忽然从客厅走进卧房,喊我的名字,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咱俩还是分开吧,我和你不合适。”闻言,我有些发懵,半晌回不过神来。待反应过来,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流,因为我实在是太无助、太伤心了。他怎么能这样轻率就提离婚呢?离了婚,我该怎么办,他怎么能一点都不为我考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非离不可呢?各种问题充斥着我的大脑,我浑浑噩噩的,却不知怎么来开口问他。

  于是,我求助于大表姐,她在吃惊之余,让大表姐夫向浩问具体原由。话传到我耳朵里时是这样的:据说,浩觉得和我没有共同语言,无法生活一辈子。他还提出,会给我一笔钱作为补偿。只是,他话说得虽软,但态度十分坚决。

  我当然是不愿意离婚的,这已经是我的第二段婚姻了,我无法想象,若这次又离了,身边的人会用怎样的眼光来看我及我的女儿。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在宜昌,我孤立无援,惟一能指望的大表姐对浩的坚决却是无能为力。

  (文中主人公均使用化名)

  专家快评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毛白杨

  押宝于对方 不如强大自己

  为什么现在盛产女汉子,实非女性所愿,而是当下的社会大环境逼迫着每个女子必须严阵以待,所以当下是一个阴盛的时代,虽然这不太符合常态,但顺应环境。而个人看到的颖芝,全程在婚姻里扮演的就是一个弱者,你只图对方的好,全然忽略了一点,自己能掌控的事都有无常不可控的几率,何况来自于自身外的另一个人的好,这种抽象不实在的感情如果没有其他的支撑,很容易消散无踪影。

  押宝于对方不如强大自己,老天给你第二次婚姻,你完全可以在这一次里边爱边学,边学边强大自己的能力,不要说自己是个没能力的人,能力是逼出来的,幸福也需要谋略,如果继续将自己依赖于他人,下一次也不过是这一次的重复而已。

生活临时演员是一家专业为您提供、租父母租女友租男友、扮演合作伙伴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公司服务电话18601323282(微信同号)QQ:2294298863!